新闻发稿QQ44577392

广告
广告
推荐: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中国之声 > 教育 > 正文

三点半放学?每个接不了娃的妈背后,都有人替你负重前行!

来源:梯阵 点击数:梯阵 作者:qpm104 时间2018-03-20 12:08

  近年来,不少地区的小学放学时间都提前到了下午三点半左右。本来出发点是想减轻学生学习负担的政策,却给孩子和家长带来了不少困扰:孩子三点半放学、家长五点半下班,由于作息时间不匹配,家长没法接孩子,成为成长中的烦恼。“三点半现象”也成为年轻父母和整个社会关注的难题。

  “三点半”难题背后的时代困境

  90年代好政策催生21世纪新问题

  有些家长质疑中小学下午三点半放学是在推卸学校责任,将学校的教育责任转嫁到父母身上。其实三点半放学,追根溯源,也是多年前家长呼吁减轻学生学习负担的结果。

  1990年6月4日,国家教委发布的《学校卫生工作条例》中明确规定:学校应当合理安排学生的学习时间。学生每日学习时间(包括自习),小学不超过6小时,中学不超过8小时,大学不超过10小时。于是,小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,逐渐成为学校的“常规”。

  政策出台时,社会环境与现在不同,家长工作的地方和孩子上学的地方,都离家不远,路上也没有这么多车,孩子们放学后可以自己走路回家,三点半放学并未给太多家庭造成困扰。教育小新也确实在小学期间,享受过很长一段快乐的放学时光。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当家长和孩子分别要穿越大半个城市去上班、上学的时候,孩子和家长的生活时间差异越来越大,原本的好政策逐渐显现出了时代问题。

  个性化需求背后是对教育的高度期待

  对于三点半放学后的课后时间怎么用,不同家庭有不同选择,有些家庭有能力把孩子接回家,有些家长希望孩子能留在学校完成作业,有些家长则倾向于给孩子报兴趣班培养才艺……家长对教育的多样化需求越来越高,同时也对课后班的质量有了更高期待。

  为了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,很多省市的中小学都推出了不同类型的课后服务。但是,教育小新发现,也有地方出现了学校“课后班”报名者寥寥的尴尬现象。

  北京的黄女士表示,北京刚刚实行“课后一小时”政策时很多家长都为孩子报名了,但是家长们慢慢发现孩子在学校多待的这段时间里,收获很有限。“上一年的美术学的是涂色,这一年还在涂色。”黄女士说。黄女士希望课后一小时能提供更优质的教育服务,而不是“看孩子”。

  “三点半”难题也催生了大量提供课后服务(托管)的机构,良莠不齐。最让北京妈妈马阳(化名)担心的是,很多校外托管、培训机构收费高但并不靠谱。“因为班上都是混托,不同孩子在一起矛盾多,而且托管班教师的水平没学校教师好,有时会给孩子一些误导,不放心。”

  个性化需求多、对优质教育的渴望,成为“三点半”难题面临的一大挑战。

  系统工程还需社会合力

  中国家长对教育的需求早已过了“把孩子帮我看管起来就行了”的阶段,他们不仅需要有人帮自己看孩子,同时还要给孩子有质量的教育。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是一项系统工程,背后有复杂的社会原因,需要多方合力来完成,不能把所有包袱甩给学校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宁夏银川市二十一小学校长马恒燕认为,“三点半”现象既是家长工作与学生在校学习的作息规律有冲突造成的,也与很多社会因素、环境因素有关。解决“三点半”难题,“应聚集学校、社会、家庭三方力量,以孩子为中心,着眼于健康成长,全面发展和个性培养。”没有校内托管条件的,如果家长能陪伴的话,“还是鼓励把孩子接回家去,家庭比较近的还可以让同龄孩子结伴活动。亲情、友情,是填补‘3点半’空档的最好选择。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表示,“三点半”教育不能一刀切,应该因地制宜,可以把闲置的职业教育资源利用起来,将其改造为“职普融合”型校外教育机构,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生活技能教育、美育、体育等课外培训。即便是采取购买校外服务的形式,学校也不能做甩手掌柜,要应适当引导,协助保证活动高效、有序地开展。

  老师劳动时间加长,负担加重,怎么解?

  小学生普遍下午三点半放学,那老师是不是也下午三点半就下班了呢?

  当然不是!按照《劳动法》第三十六条规定,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。法律上来讲,老师也是8小时工作制。每天送走学生后,老师还要进行备课、批改作业等工作,正常情况下也要五六点下班。算一算,已经超过8小时法定工作时间了。学校提供“三点半”教育后,教师只能在五六点送走孩子之后,再加班备课、批改作业,无疑延长了老师的工作时间,加重了老师的工作负担。老师的家庭孩子,谁来照顾?

  北京某小学老师郭银(化名)所在学校每天下午3点半放学,但约90%以上的学生并没离开学校,而是参加学校组织的“校后1小时”课堂,包括魔术、冰球、机器人、舞蹈等内容,“这些都算是兴趣班,学生自愿参加,无需交任何费用。当然,教师放学后就要来带兴趣班,完全是‘义务劳动’,不算工时,无任何补偿,有些年轻教师为了增加资历愿意来上课,但有些老师自己有孩子和家庭需要照顾,就有困难。”郭银所在的学校也曾为解决学生托管问题,引入外聘教师、培训机构来上兴趣班的课,“但第三方流动性大而且教学质量不如本校教师,为了学校、学生的长远利益,本校的教师有的还是愿意来上课,而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教师的压力。”郭银说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十二中校长李有毅建议,有能力的学校可以尽量组织校内托管,“但这需要齐全的配套,比如师资。教师是教育的‘最后1公里’,我们要鼓励有兴趣有意愿的教师去带兴趣班。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表示,解决孩子“课后三点半”难题,应该以不增加在校老师负担作为前提。刘林经过调研后发现,多数中小学教师的负担已经很重了,解决“三点半”问题,要为家长减负,为学生减负,但也要注意不要给教师加压增负。他建议,应该把三点半以后的教育与正常课堂分开,不应该使其成为课内教学的简单延伸, “不应该使其成为现有教师的额外负担”。

  “三点半”课后服务,成本由谁分担?

  学校额外为学生提供几个小时的课后服务,无论是学校自己组织,还是联合民间力量,亦或是购买社会服务,都涉及钱的问题,这钱到底该由谁来出?成本由谁分担?

  各地在近一年的实践中,摸索出了不同的路径,北京、成都等地构建了以财政投入为主的经费保障机制。以北京为例,北京通过政府“购买社会服务”的形式开展,由北京市财政出钱给予补贴,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元到900元,政府每年投入5亿元。

  教育小新在后台留言中看到,不少网友都持有“支持学校主办,家长愿意买单”的态度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本网站]的立场,也不代表[本网站]的价值判断。
广告
广告

最新图片

太合音乐集团杨浩宇:现场 太合音乐集团服务艺人横 太合音乐人“阿比路录音 撬动音乐平台格局的支点